• 股票代碼:SZ.300203
    商城
    EN
    聚光

    回到頂部

    聚光科技創始人王健 | 為了一束光,我投了20多億做研發
    聚光 發布時間:2020-09-11 聚光 來源: 聚光 瀏覽量:1611

    文章來源:讀創/深圳特區40周年上市公司高管訪談—深圳商報記者


           “你有個知名校友,劉若鵬,光啟技術的創始人?!?/span>

      “其實我還有個更知名的校友,黃崢,拼多多的創始人?!?/span>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聚光科技的王健時和他的對話。

      外人看來,我們有碰瓷大牛的嫌疑,事實上,王健本身才是隱形大牛。

      王健,美國斯坦福大學光學檢測博士、浙江大學光學儀器博士,中國分析儀器行業和環境監測儀器行業的龍頭企業聚光科技創始人、董事長,連續上榜“福布斯-中國最具潛力企業百強”。

      聚光科技強在哪?從這個公司名字可知其特異功能——一束光。

      打個通俗的比喻,普通人挑蘋果通常會看一看、捏一捏,但挑的是甜是酸還得靠運氣,如果遇到王健,他會用一束“光”照一照,分析計算一下,想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這束光,就是聚光科技生產的各種高端在線分析儀器。

      人類的感官能力90%是通過視覺獲得,天地萬物目之所及皆源自光,如果說我們經由光發現世界的大部分,那么對于王健來說,他所從事的行業則是通過科技讓人感知世界的全部,“這些分析測量儀器就是為了拓展人類的感官”。

      在國際半導體激光領域,王健的名字,在斯坦福留學期間就因創造多項國際領先的科研成果而聲名遠播,當他發現,半導體激光氣體分析技術具有代替傳統采樣氣體分析技術的發展趨勢和應用前景時,決定回國創業,2002年1月,王健在母校浙江大學所在地杭州創建聚光科技。

            “20多個億,我到目前為止投了20多個億做研發?!?020年4月27日,王健和我聊了一個多小時關于“一束光”的問題,王健慶幸自己當年的創業選擇,“我幸虧沒做教授,如果做教授,我哪來這么多錢投入研發?!?/span>


    【一】混混班走出的超級學霸

      背著一個大挎包,穿著一條牛仔褲,一件深色的襯衣……走在人群里的王健,毫無海歸精英的光環,2020年4月27日,我第一次見到他時,他出差廣州順道來深圳辦點事,當夜就回杭州,他只身一人,作為上市公司董事長,也沒個秘書跟在旁邊拎包。

      但他一開口,談到一束光,你會發現他整個人都熠熠發光。

      王健和一束光的故事要從浙江大學天才少年班——竺可楨班說起,文章開頭提到的校友黃崢和劉若鵬都畢業自浙江大學竺可楨班,又稱(工科)混合班,簡稱混混班。

      “我1987年進的浙大,遇到很多有個性的老師,腦子聰明的人特別多,我后來再也沒遇到一個小群體聚集了這么多聰明的人,包括我后來去斯坦福讀書也沒遇到過?!蓖踅∮眠@句話點評了學霸云集的浙大混混班。

      王健在浙大呆了10年,專業是光學儀器,一直讀到博士,學光學儀器就業比較窄,很多畢業去了華為、中興通訊,但具體工作和光學儀器也沒什么關系,王健讀完博士之后很迷茫,到底做什么?那就出國吧。

      就這樣,1997年他去了美國常青藤名?!固垢4髮W,繼續讀機械工程系的博士,師從美國工程院院士、斯坦福大學機械工程系主任羅納德·漢森教授,成為漢森教授的第一位中國學生。

      走進斯坦福,王健發現人生徹底打開了,對教授可以直呼其名,可以隨時給諾貝爾獎得主發郵件,可以直接去對方實驗室敲門,“這么牛的人原來就是我們身邊的人?!?/span>

      原來在國內,教授是用來仰視的,但是在斯坦福完全不一樣,所有文獻作者都會留下通訊方式,發郵件一定會得到回復,一個窮學生可以見一堆牛人。

      “我會思考這些牛人考慮問題的角度和我有什么區別,后來發現沒有多大區別,這極大提高我的自信心?!蓖踅≌f。

      這段愉快的博士學習時光很快就結束了,2000年從斯坦福博士畢業后,王健到了休斯頓一家從事半導體激光器研發生產的高科技公司工作,做光通信的器件,如果命運按照這樣的軌跡走下去,王健可能會是一名優秀的工程師,在美國過著優渥的中產生活,像他那些優秀的校友一樣。

      可惜,這種高級打工的日子并沒有持續多久。

      2000年下半年,美國光通信行業泡沫破滅了。

      1999年到2000年,硅谷正是最瘋狂的時候,沒人預料到泡沫頃刻破滅。

      “美國資本市場對于創新是極大的寬容,一二十人的公司就估值一二十億美金,一個人就一億美金,大量公司就這樣一個人一億美金賣掉?!蓖踅』貞浾f。

      很遺憾,這波浪潮轉瞬即逝,王健還沒來得及趕上這波瘋狂的浪潮,市場就斷崖下滑了。

      “2000年是最后的瘋狂階段,大家都認為光通信是一種新經濟,連格林斯潘都說人類歷史上終于找到了一種新的經濟模式,這種新經濟是可以永遠增長下去的……但是,2000年下半年,泡沫破滅了?!?/span>

      王健的人生也來到了十字路口。

      當他看到國內在過程氣體分析技術及分析儀器領域的技術水平依舊非常落后,傳統的氣體分析產品仍需進口,半導體激光氣體分析儀等高端分析儀器更是全部依賴進口時,回國創業的念頭隨即萌生。

      就這樣,王健和姚納新一起,帶著融來的60萬美金,和一個夢想,回到杭州。

     

    【二】打破體制壁壘的第一單

      兩個人、60萬美金、杭州某棟居民樓,聚光科技的班子就這樣搭起來了。

      那是2001年的寒冬,事實上,就在那一年,也是互聯網泡沫破滅的寒冬,杭州另外一棟居民樓里,創立阿里巴巴兩年的馬云撐不下去了,他給投資人閻焱打了一個電話請求救援,因為發不出工資了。

      在互聯網江湖的馬云尚可以向投資人求救,做光生意的王健不知道怎么開出第一單,彼時中國的重工業還是趨于保守,傾向用國外大公司的產品,聚光科技,兩個中國人開的小公司,怎么贏得客戶的信任,這是擺在王健面前的世紀難題。

      公司成立之初的2002年和2003年,王健把60萬美金都投入到半導體激光分析儀器的研發,整整一年,新產品還沒開發出來,公司也一分錢沒賺,員工走的走散的散。

      “那個時候房租就兩三百萬,工資也要兩三百萬,太難了?!泵鎸χ茉獾牟唤夂唾|疑,王健暗暗跟自己說要堅持下去,自主研發才是公司發展的必然出路。

      他沉住氣,繼續埋頭研發,終于堅持到賣產品的那一刻。

      2003年6月,聚光科技終于開發出半導體激光氣體分析儀樣機,并通過省級鑒定,這在當時是國內首創,并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此時,距離公司成立已經一年半,財務上只出不進的狀況也已經持續了一年半。

      研發出的半導體激光氣體分析儀應用到哪?

      王健瞄準了鋼鐵產業,2004年推出LGA系列半導體激光氣體分析產品,終于有一個鋼鐵公司愿意讓他試試,雙方成立了一個合資公司,這樣王健的團隊就可以在那個鋼鐵公司做實驗做應用,現在回憶起這個第一個向他伸出援手的鋼鐵公司,王健依然心存感激。

      彼時王健為這個鋼鐵公司提供的服務是用半導體激光測氣體,傳統的西門子等大公司用探頭伸進去把氣體取樣抽出來,王健是用一束光穿進管道測試,不怕腐蝕不怕高溫,相比起來簡單很多,也先進很多,成本也低很多。

      那時的中國鋼鐵業還是熱火朝天,王健趁新建鋼鐵公司的機會上線新產品,有了第一個單子,就有了第二個第三個……以光為生的王健,就這樣用一束光打開了中國的鋼鐵市場。

     

    【三】環保龍頭是怎么做出來的

      打開鋼鐵市場后,王健瞄上了環保。

      國家最早抓環保是抓污染源,當時國內有幾十家公司壟斷環境監測污染源市場,都是用國外的儀表,用紅外的方案,王健團隊研發了獨特的技術,用紫外的方案,就算這樣,想從壟斷的市場分一杯羹也是很難的。

    又一個新的歷史機遇來了。

      2008年,國家突然重視污染源管理,需求量爆發增長,其他公司產能一下子上不來,王健就帶著團隊猛地沖進去,“拼的是執行力,上半年工程安裝的只有兩三個人,從兩三個人很快拓展到100人,這些人從哪里來,我們從大學找大專生,兩個人培養四個人,四個人培養八個人,團隊快速裂變,就是裝煙囪,國家急劇需求,我們就拿到訂單?!?/span>

      命運的饋贈早已經標好了價碼,這句話涌來形容王健這個機遇再合適不過了。

      “我們全部自己研發,同行都是拿國外產品做集成,當然我們的產品上線快?!蓖踅≌f這句話時,為創業伊始堅持做研發慶幸,市場終于為研發爆發性買單。

      從污染源,到水,到大氣,整個環保領域,王健的團隊又沖到國內第一。

      “最近有個污染事件,環保部副部長點名要我們的儀器,那個設備只有我們有,有的國外公司實驗室有,但我們是現成的,可以直接裝車上?!焙臀遗e這個例子時,王健難掩驕傲。

      今年8月,王健團隊研發的這款移動走航監測溯利器進了央視的新聞聯播,這個監測器名字看似拗口,說起來詞匯也非常專業,直白說就是現在最牛的大氣監測利器,比人工監測先進多了,可以實現空氣中數百種VOCs秒級、0.1ppb量級的直接定性定量監測,目前移動走航監測溯利器已在超過35個城市實現走航觀測。

      研發的好處除了可以快速進入市場,還可以很好控制成本,王健說,“我們成本控制做得好,我們的產品1000多人民幣,西門子要6000歐元,怎么競爭,我們成本比其他公司低很多?!?/span>

    王健解釋說他并不是完全拼低價,“我們為客戶做定制,客戶愿意為定制買單,這樣我們才有錢為研發買單?!?/span>

      以研發為生命線的王健,賺到錢,第一個想到的還是反哺研發。

     

    【四】研發狂人

      王健可謂研發狂人,他自言這些年投了20多個億做研發。

      “這20億的錢哪來的,我們自己賺的啊?!?月27日,走過18年公司發展的王健回望今天公司的業績,直言,慶幸18年前的選擇,沒有選擇去學校做教授,而是走上創業的路。

      遙想在浙江大學和在斯坦福大學博士剛畢業的時候,王健都曾猶豫過是不是留校做教授,畢竟這是一條最穩妥最安全的路,不管在國內還是在美國,做教授都是體面而穩定的職業,也是一條注定被人仰視的路。

      從“混混班”成長起來的王健就是想拼一下,毅然決然創業,結果每一步都踩到了國家政策紅利的節點,讓一個兩人的微型團隊發展到今天中國分析儀器行業和環境監測儀器行業的龍頭企業。

      王健和我介紹說,現在聚光科技在鋼鐵等重工業、生物醫藥、工業環境等領域的產品線都很完整,正在開發生命科學、高端科學研究等方面的產品線,“在科學儀器領域,我們是絕對的國家隊,在分析化學領域,產品線我們已經拉齊了,世界上該有了我都有了?!?/span>

      走過企業風雨發展的18年,猶如把一個孩子培養成年,“今天的聚光18歲了,很慶幸,在一個個細分領域,我們都見證整個發展過程?!?/span>

    時光匆匆,轉眼18年過去了,昔日被國外巨頭壟斷的儀器市場,現在已經難尋國外巨頭的影子,“當年的西門子、IBM那么牛,現在哪有他們的市場呢?”

      當然王健直言,現在的聚光和國際一流團隊還有距離,“我們質譜團隊的研發人員有300多人,但國際主流團隊都有1000 -2000人,未來10年,我們希望有一天并入國際第一梯隊,有5000人的研發團隊,成為國際一流廠家?!?/span>

      對于現在的王健來說,每天在公司看著越來越多的研發人員是他最驕傲的事,“我做技術出身,我們公司有1000多名研發人員,每天看到這么一大班人在做研發,看著一個又一個產品研發出來,我很有成就感?!?/span>

      4月27日傍晚,對著窗外深圳灣的萬家燈火,王健感嘆說,深圳真是很好的城市,很包容的城市,聚光接下來要來深圳設立分公司,建立研發團隊。

      當夜8點多,王健背著背包獨自匆匆去趕飛機,我在微信給他留言,才發現這個“光的孩子”簡單到沒有微信頭像,只有一個自然生成的剪影,讓人浮想聯翩。

      這讓我想起他最后和我說的一句話,如果要問什么才是聚光最好的時候,我的答案是未來。

    Copyright 2021 FPI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浙ICP備11039119號-1 浙公網安備33010802005206號 網站所展示技術參數等數據具體以實際產品說明書為準。 網站建設翰臣科技
    偷拍久久国产视频在线观看,国产自啪一区二区,媒麻豆传媒在线观看原创,玩偶姐姐陪玩系列结局,国产 日韩 偷拍 欧美在线观看,麻豆传媒免费观看一分钟,微信国产萝莉视频种子 迅雷下载 迅雷下载地址,11万国产网红车